当前位置:首页 > 队伍建设 > 警察故事

我的搭档“小石头”

发布时间:2018-10-12 08:47 作者:何育薇 来源:武威市公安局 浏览次数:

  小石头是贵州凯里人,侗族,会唱侗歌。她真名叫石丽玲,每次她介绍自己时都会说:“王安石的石,美丽的丽,小巧玲珑的玲。”但即使如此,大家还是记不清她的名字,常把她叫成石玲丽。索性,她直接介绍自己叫“小石头”。
  小石头只有高中文化,但她自学能力很强,冲这一点,我把她介绍到交警大队做宣传。那时候,我还不是正式民警,只是大队从教育局借调过来的一名工作人员。我们俩都是半路出家,之前连单反相机都没有摸过。跟电视台的记者打交道时,我们就在旁边观察怎么拍照,怎么录像,怎么做采访。有一次,一个男记者和我们闲聊,聊着聊着就问我们:“你们是民警还是辅警?”小石头有些尴尬地说:“辅警啊。”听罢,那人不情愿地笑了一下,径直走了。
  我很担心小石头会因为身份的问题影响了工作积极性,但她并没有,反而给自己找了一位老师——网络。她在网络上看照相机、摄像机使用视频,关注优秀的公安微博、微信平台,走到哪儿都把两手的拇指与食指相交成长方形练习取镜角度。很快,她用拼图技能将日常的相片制作成了一期微信,我给每张图片配上了说明,这期微信收到了不错的效果,我俩也得到了交警支队宣传科领导的关注。
  要想增强一线勤务交警的宣传意识,有时还得靠宣传员的个人魅力。我的性格内敛安静,实在是难以影响人,而小石头则非常大方。为了让大家关注宣传,她会一首一首地唱侗歌,一句一句地说侗语,慢慢取得了同事们的好感,宣传工作也开展得越来越红火,加班加点就成了家常便饭。

  有一天夜里,天正下着大雨,大队接到一起报警电话,土坪发生了一起交通肇事逃逸案。我和小石头闻讯后立即拿着相机、摄像机去跟拍。我们用最笨的方法,见什么就录什么,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。因为嫌疑人迟迟不肯交代犯罪事实,我们录了整整一个晚上。第二天,我们把所有的素材传给了省市记者,竟然被他们推荐到了央视。央视记者说,他们很难遇到这样完整的破案素材。很快,央视记者飞奔到大队进行了采访,补拍了一些视频,一期“雨夜断魂”的交警侦破交通肇事逃逸案专题片在中央电视台法制频道播出了。
  不久后,我通过公务员考试成了大队的正式民警,工作重心一下就转移了,宣传工作落在了小石头一个人的身上。她左手做新闻,右手做微信,既联系记者,又联系中队,每天忙得不可开交。
  上个月汛期,有一次大雨突降的时候,小石头就在大队微信群里吆喝:“兄弟姐妹们,雨中执勤辛苦了,路上的隐患请及时拍照发给我,还有你们的威武英姿也要拍照发给我哦!”每当有人发了一两张图片,小石头就急忙点赞夸奖,生怕礼数不周,消减了大家的积极性。终于小石头收集到了各中队上报的图片,她发了一期挺不错的微信。全面讲述了辖区道路通行情况,展示了交警的辛苦与快乐,还有一段视频,有声有色地讲述交警清理道路隐患的全过程。这本应该是一期得到夸奖的微信,但小石头却受到了领导的批评:“你为什么不一起去现场跟踪报道?”走出领导办公室的门,小石头满眼泪花,她没有跟领导解释,那天正好她值班。没有人知道她的难处,也没有人知道她的酸楚。
  没隔几天,又是一场暴雨突然袭来。暴雨一来,小石头像是受了刺激一样,马上给同事打电话,叫他们来接她去现场拍照,然后穿上雨衣雨裤,等待车辆来接。那天雨大得吓人,我劝她吃了饭再去,但她像没有听到一样,只是看着茫茫雨幕。这时,那天批评她的教导员进来了,看到小石头的倔强样子,像个长辈一样说:“这么大的雨,你出去照什么像?”只是一句话,小石头的眼睛就红了,长久以来的委屈被这一句话重新勾起,又似乎是因为这一句话得到了宽慰。
  车来了,小石头匆匆地下楼奔向雨中,我在后面追她,我开着手机摄像头,我想把她的身影录下来,总是她给人做“嫁衣”,我也要给她做一次“嫁衣”。但她跑得太快,我什么都没有录到,只是在心里留下了她长长的背影。

共1条记录,每页1条,当前第1/1页    第一页|上一页|下一页|最末页  转到第页  
  • 网站标识码:6206000035
  • 甘公网安备 62060002000102号
  • 主办单位:武威市公安局
  • 地址: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新城区天丰街 陇ICP备09004086号